Thursday, Apr 18th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华资讯 产业观察 The Other Side,与欧米茄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不见不散

The Other Side,与欧米茄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不见不散

alt

  如果它是一部电影的预告片,我猜应该非常有画面感。字幕我都想好了:阿波罗8号任务,人类首次绕月飞行,宇宙飞船即将抵达此前从未有人造访过的月之暗面,在宇宙飞船即将与地面控制中心失联之前,指令舱驾驶员吉姆·洛威尔说,We’ll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那是1968年,瑞士名表品牌欧米茄也曾见证过这一传奇:在这次任务中,三位宇航员都佩戴了欧米茄超霸机械表。

  另一个故事。我刚入行就听过。说的是,美国宇航局为了宇航员的登月用表,选了几个品牌做实验,过程包括低温与高温下的耐破坏程度、撞击测试、高压低压、相对湿度环境、强腐蚀性环境、噪音环境、以及平均加速度的震动测试;最终完成大满贯的,是欧米茄的超霸。它被获准,从此可以和宇航员们,一起穿梭无人之境。那是1965年。超霸同时执行了“双子星”3号航空任务;以及,“双子星”4号航空任务的人类第一次太空行走。几年后,它的昵称是:“月球表”。

alt

1964年欧米茄通过美国宇航局检测

alt

1965年欧米茄被美国宇航局甄选为胜任所有载人航空任务的标准装备

alt

1965年宇航员爱德华·怀特佩戴超霸执行双子星4号任务

  超霸系列,问世于1957年,最初隶属于海马系列;它的独创设计,是此后在表圈上标注了测速刻度,兼具实用性且一望即知的外观识辨性,它的问世,是要做一只可以用于赛车运动的精良计时表。

alt

1957年超霸原作、1959年欧米茄首枚太空表和1963年第三代超霸

  此后的1962年,包括瓦尔特·M·施拉在内的一批宇航员,私人购入了欧米茄第二代超霸腕表 CK2998,它的原版,有测速计、脉搏计、十进制刻度及测距计四种不同的表圈;最终,在水星计划-大力神 8 号任务中,施拉佩戴超霸登上西格码 7 号飞船,也是首款进入太空的欧米茄超霸手表;1969年,阿波罗11号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和佩戴超霸的巴兹·奥尔德林踏上了月球表面,这是超霸的第一只月球表。

alt

1965年月球表和1968年月球表

alt

1969年巴兹·奥尔德林佩戴超霸登月

  几十年的航空史,有太多细节,欧米茄至今仍在反复梳理;每只“月球表”,像漫威宇宙,可以串联出很多线索和有趣的故事。譬如,2003年、2015年和2020年,有因为美国宇航局为欧米茄颁发“史努比奖”而特别推出的限量版;东京奥运会闭幕式巴黎八分钟上,法国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佩戴超霸系列的Skywalker X33吹奏萨克斯;以及,2013年开始陆续登场的月之暗面。这已经是后登月时代,但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的装备,依旧是超霸。

alt

2003年、2015年及2020年的“史努比奖”手表

alt

法国宇航员与超霸Skywalker X33

alt

2013年的超霸月之暗面

  月之暗面,超霸的全陶瓷系列,仅说表壳材质,在彼时就算得上非常超前,2024年,超霸杰出新作,是致敬阿波罗8号绕月飞行的月之暗面。这只表,在2018年曾经问世;今年这只,不是复刻,它的更新迭代之处,有很多。

  第一代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其实就和其他的月之暗面有区别,它是手动机芯,真的可以登月;第二代, 机芯升级为特别命名的3869,源于欧米茄在2019年为手动机芯统一换装的3861,独家的同轴擒纵、无卡度微调摆轮、硅质游丝,以及欧米茄独有的避震器,机芯可以停秒、和已经不用过多解读的至臻天文台认证:日走时误差在0-5秒之间,15000高斯防磁,动力储存是高于1861机芯的50小时。

alt

第二代超霸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的机芯

  外观上,它比第一代更加细致了月之暗面的形象感。黑化处理的镂空表盘,材质是黑色阳极氧化铝,用激光烧蚀、浮雕有月球纹理;正面是从地球可以观测到的近地面,背面是仅有宇航员看过的月之暗面(远地面);深灰色镀金摆轮,齿轮为浅灰色;山脉丘壑层峦叠嶂,是天文望远镜都像素不及的月影婆娑。

alt

第二代超霸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的表背

  第一代表圈的白色夜光涂层刻度,被大明火珐琅取代,我猜珐琅刻度,大概率,会是欧米茄今后进阶级别手表的一种常态了;条形时标,多了更精致的倒角处理,升级非常全面;最特别之处,在于9点位的小秒针。超霸月球表,在小秒针上做文章的,通常不是凡品;譬如至今仍然热门的夜光“史努比”、紫外灯下才能现形的“奥特曼”、镌刻有阿波罗17号任务徽章的45周年纪念版;但这一只的与众不同,是它把秒针,直接改换为当年承载阿波罗8号的土星5号运载火箭的造型。

alt

土星5号

  我有很多严谨或者八卦的航空爱好者朋友,在网上搜过真实的土星5号,可能喜欢手表也或者不喜欢手表,但他们一致觉得,虽然微缩到这样的比例,但还原度非常高。那是5级钛金属材质、3D立体、激光车削技术,再附着白漆、激光烧蚀和激光黑化工艺,呈现出的不同色彩和细节变化。长宽高我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搭载了一个小火箭,居然还比第一代的整体厚度,要少了0.8mm。手动机芯的超霸里,数一数二了。

alt

alt

  写完这篇文字大概是凌晨四点多,睡不着,又出门去乱走。我没看见水星,也没看见国际空间站或者阿波罗,美国宇航员也已经很久没有登月了。

  但我想起Pink Floyd在1973年推出过一张专辑,在美国专辑榜BillBoard,创下了741周的连续在榜纪录,它也叫月之暗面,是至今的绝唱。历史或者从前,总要以某种方式,给出些备注,来反复印证它的存在,其实一直都有很特别的意义。如果一只手表,能让我那些朋友们,追溯土星5号到底什么样子;让我半夜翻开搜索引擎,去寻找阿波罗8号,想象它曾经怎样绕月飞行,月之暗面又是什么样子。我在置身事外的时代与空间里,在不可知里触碰过的感知,也算是一种阅历罢。

  对欧米茄超霸系列“月之暗面”阿波罗8号腕表有兴趣的朋友们,不妨前往品牌线下门店试戴心仪手表,或登录欧米茄官方网站和小程序浏览更多表款信息,奔赴与欧米茄不见不散的约定。

  来源:表叔王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