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 15th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侈品 & 生活 美酒&美食 名店探幽 北京Nobu 非传统日料的惊世传奇

北京Nobu 非传统日料的惊世传奇

  对于追求正统的中国人来说,fusion大多数时候是扯淡。但对于在日本学厨,在秘鲁起家,在美国名声大噪的松久信幸来说,一切以味蕾的新鲜感和舒适度为目的的融合都是制胜的法宝。菜单上一百多道的名目里,看上去“不伦不类”的那些,可能就是Nobu引以为豪的招牌。

alt

  很难对吃惯了传统日本菜的中国人解释,为何这间高级日本餐馆没有榻榻米,侍者不穿和服,整个环境闹哄哄的像个酒吧。并且如果你有心要把这间餐厅跟一些传统日本料亭做比较,挥手叫来刺身船、松茸汤和茶碗蒸,也许你得出的结论是:这里的食物根本平淡无奇。

alt

  在Nobu,你可以以喝酒为目的来这里,也可以以吃饭为目的来这里;你可以把这里当作日本菜来吃,也可以把这里当作南美菜来吃。总之,怎样吃Nobu,只有一种方法,即是放松心态,大胆尝试。

alt

  Nobu更多地像是“日本风味的秘鲁餐馆”,所以在菜单上,那些用南美风味调味的日式海鲜最能令人食指大动。比如那道黄狮鱼生配南美辣椒Jalapeno,肥沃的鱼生浸在酸酸辣辣的调味汁里,吃的时候要卷起一枚小小的Japapeno青辣椒。这道菜,绝对是我在Nobu的最爱了。

alt

  当然,还有ceviche和tiradito,前者应该翻译成“生腌海鲜”,各种鱼生和贝类,加入柠檬汁、辣椒和生洋葱冷拌,Nobu的版本里,则增添了日式的小黄瓜。后者名为tiradito,意为用柠檬汁调味的海鲜,在Nobu,你可以有多种的选择,金枪鱼、黄狮鱼、大虾什么的。如果是我,我会推荐来半打生蚝的tiradito,这时候你还该来杯白葡萄酒。

  如果你想在Nobu吃天麸罗,也许你会顺着平时的日本菜思路,不假思索就要了大虾和白身鱼,那我会说,也许你该试试他们家炸得肥厚结实的牛油果天麸罗,这在别处可吃不到。还有看上去像是爆米花团团的玉米脆饼天麸罗,分量会有点大,但吃起来非常特别。如果你觉得这么吃天麸罗太素净了,那你也可以尝尝招牌的海胆天麸罗。同样地,在点寿司方面,我不会按照传统寿司的思路来点,我会更愿意尝试他们家的炸软壳蟹寿司和辣味金枪鱼手卷。

alt

  在Nobu北京,有些与众不同的菜式,也许你可以试试。我发现了菜单上多了炉端烧这一项,那是在别处的Nobu所没有的。我试了下炉端烧的和牛牛排,这真是一道百分百能讨人喜欢的东西融合菜,除了鲜嫩多汁的牛排和垫在底下的香煎野菌毫无疑问能为大多数人接受之外,Nobu如我所期待,为这道牛排挑选了个口感强烈的南美辣味酱汁,再配着完全日式的炸藕片,我想,大多数中国人也会为这道菜击掌叫好的。

  另一道能得高分的菜则是Nobu北京的龙虾沙拉,龙虾肉配芝麻菜,一开始我会觉得,这就是道普普通通的龙虾沙拉。但柚子酱油瞬间就把龙虾和芝麻菜这两种纯然西方的原料拉进了东方的口感中,并且,芝麻菜里看上去不起眼的黑色的小细碎吸引了味觉的注意力。“这是什么?”我问。服务员羞涩地回答:“是某种海带。”我恍然大悟,这是腌制过的昆布。

alt

  Nobu最招牌的味增酱烤黑鳕鱼,每位第一次来到Nobu的客人都会被推荐这道菜,而我的建议则是,你可以在第一次吃Nobu的时候尝这道菜,但之后你一定要把更多的机会留给其他菜单上的菜式,因为在这个地方,有太多有趣的融合菜等待着你来尝试了,我觉得下一次我一定会想试试看他们家的熏烤羊架,貌似这也是Nobu北京才有的一道菜。

  Nobu的甜品单就跟菜单一样令人眼花缭乱,并且一如既往地体现着他家的优势:你会发现很多用来搭配甜品的餐后酒。但我每次都会选择最简单的冰激凌,因为在饱餐口感强烈的一顿之后,其实大多数时候你都会很想吃点清爽冰凉的东西,口味独特的冰激凌一定可以满足你的这种需要。事实上,每一家Nobu都会弄一些味道很特别的冰激凌,让你觉得不得不尝。我依然记得在马里布的那家Nobu吃到的紫苏梅子冰激凌的好味道,而在北京,我吃到的则是啤酒冰激凌和加了山葵的木莓冰激凌。有侍者推荐我一种伴着威士忌的做成卡布其诺咖啡状的提拉米苏,味道也很可圈可点。

  最后还要点什么?当然是酒。在Nobu,红酒、白酒、清酒、烧酒、鸡尾酒,各种酒是贯穿了整个晚餐的灵魂。在Nobu不从头喝到尾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在离开的时候,我对调酒师说:“我正在期待你们更长的鸡尾酒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