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 01st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侈品 & 生活 时尚&服饰 时尚快报 Versace 后范思哲时代

Versace 后范思哲时代

         去年全球金融海啸爆发,早有财经专家预言高级品牌难敌经济衰退的压力,会纷纷大幅削减开支和裁员,情况会更严峻。结果事实证明所言非虚,由早前 christian Lacroix、Escada、Yohji Yamamoto等等要申请破产保护令,以至最近Versace在日本的四间专卖店亦速速结业,并宣布将裁撤其全球350个职位,约占总员工比例25%,只因Versace今年预计业绩将会暴跌18.8%,亏损3千万欧元,还不速速止血?

alt

         曾几何时,Versace是我们不分男、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热捧的对象,由已故黛安娜王妃、麦当娜、Lisa Marie Presley、Elton John、Prince等等以至本地的大、小明星、公子和名媛无不以穿着Versace为荣。这些国际顶尖儿的名人还曾拍过Versace的时装广告目录册,Versace的锋头是一时无俩,那是Gianni Versace 在1997年前仍在世时的事。连带当时由Gianni Versace幼妹Donatella设计的年轻系列Versus亦成为年轻型男索女的心头好,我便是当年Versus那批二十多岁的年轻朝圣者之一。说穿了其实只因为银両不足,没法负担Versace那些色彩繁丰鲜艳的巴洛克图案丝质衣服,又或性感的金属铝片网晚装裙,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一件 Versus的古希腊神话人物和星空图像的棉质衬衫,一样色彩斑斓艳丽,又或Punk Rock味道浓烈的黑皮褛,装饰着雄狮头像的大别针,与Versace的Medusa蛇发女神像标志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以慰寂寥,虽然也深知 Versus到底不是Versace,就像流行品与艺术精品的分别。不过,当时这个作为Versace年轻系列的Versus依然吸引了不少中、外明星,印像最深的是Elizabeth Hurley 穿着它一袭装饰着一枚枚大别针的黑色晚装长裙,出席奥斯卡颁奖礼,散发华丽、性感与叛逆交融的风釆,自此成为Versus的经典之作,雄狮头像大别针的细节装饰亦经常出现在Donatella的Versus设计里。就算其后Versus在05年结束,阔别四年后卷土重来,今天由christopher Kane 接任Versus主设计师,处女作2010春夏女装系列亦以这签名式经典元素结合Versus的性感与Punk Rock 血液因子而重生,令人想起那个繁华盛世的美好年代。

alt

         在Versace最辉煌鼎盛的时候,96年整个集团的销售额便曾高达近11亿美元,并计划上市集资大展拳脚。然而随着Gianni Versace在97年7月遭凶徒在迈亚密鎗杀后,妹妹Donatella忽然黄袍加身,成为集团的创作总监,其上市计划便一直搁罝,还曾一度长期亏损高达2,650万欧元。直至04年Versace前首席执行官Giancarlo Di Risio 加盟,一方面进行瘦身,另方面开辟新财源,锐意拓展Versace鞋袋和配饰系列,令项该业务迅速增长达40%;他又推出不少合作项目,包括 Versace设计的私人飞机、上海豪宅示范单位、正在Dubai兴建的Versace酒店等等,才扭转败局。在08年Versace的销售额便曾回升至 3亿3千6百万欧元,纯利达9百万欧元。

         无疑自Donatella接掌Versace的创作权后,人气难与昔日Gianni Versace时代比拟。但若要将罪名加诸Donatella身上,又似对她有欠公允。毕竟一个是凡尘里的设计师,另一个则是天才艺术家。多年来她一直努力地做一个称职的设计师,创作出漂亮的衣服,亦紧守着Versace的传统风格 - 鲜艳的色彩、图案和极端女性化的性感,并不乏摇滚乐的精神。就算过往她曾一度将Versace转向较现代简洁的设计,但强烈的色彩、性感的剪裁,一样很 Versace。甚乎她领导下的Versace广告也一如往昔般明星和名模云集,像Courtney Love、Jennifer Lopez、Kate Moss、Angela Lindvall等也曾为Versace的广告女郎。然而Donatella欠缺的却是像Gianni Versace般拥有一颗艺术的心灵及一双上帝之手。她的Versace女郎只是一个时髦的大都会女性和party girl,并以她自己的性感女神形像为蓝本。T台上的Versace女郎常像Donatella般梳着一式瀑布般流泻或鬈曲的长金发,脸上是烟熏眼妆配合裸色口红,身穿S型线条贴身性感的衣服和高跟鞋,活脱脱是她的倒模翻版,一季复一季也如是,我在米兰看她的Versace秀有好一阵子也难免感到沉闷,岂可与Gianni Versace的创作同日而语?在Gianni Versace指触底下,是一袭袭跋扈飞扬和瑰丽的华衣美服,交织着巴洛克、Pop Art和当代艺术、以及Glam Rock源源不绝的灵感,将不同时代风格、繁丰的图案和色彩互相融合,而又处理得浑然天成,迸发出崭新的面貌,配合流丽超凡的剪裁和工艺,像运用洗练纯熟的bias cut剪裁出恍如舞衣般灵巧的礼服长裙、又或将金属小铝片( aluminum mesh )打造成恍如轻盈柔软的布料,能任意剪裁为衣褶灵活浮动的效果,制作出配合人体线条而活动自如的衣服,突破传统,有别于自60年代Paco Rabanne以金属制作衣服的硬磞磞效果。Gianni Versace的作品是乍看俗艳,再看则会发现蕴含深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涵养,并拥有一份承先启后的开创性精神。就算非Versace迷,虽不身体力行地穿着他设计的衣服,也会被感动,赞叹和欣赏,视为艺术品,令Gianni Versace赢得意大利时装皇帝的美誉。

alt

         Gianni Versace生前的爱人同志Antonio D"Amico,他曾这样批评Donatella,“Gianni是从传统和典雅中出发。Donatella和他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时装理念,Gianni的创意灵感源自文化和艺术,Donatella就不是这种心智。”

         Gianni Versace殁后没多久,Gianni 和Donatella的长兄Santo Versace也坦承:“Donatella始终不是Gianni,但她的设计一样漂亮。我不会期望她有个人独特的风格,最重要是她能维持和延续 Gianni Versace的精神和风格,而她是最了解Gianni的。”

         众所周知,Donatella是Gianni Versace生前的灵感缪斯,Gianni 还曾为她特别创制了一款名为 “ Blonde ”的香水,Versus在89年时创立也是为栽培妹妹成为主设计师,兄妹感情的深厚可见一斑。后来有一年我与Donatella访谈时,谈及她的亡兄 Gianni,她依然难掩伤痛之情,坦言深受亡兄的影响,也为她接班人的地位辨护。“由我最初在Florence跟随他学习针织衣服的设计,到后来他创办自己的公司,我帮忙打理公关和广告事务,然后又成为他的灵感缪斯,以至作为设计师,我一切所懂得的都是由他而来。他亦教懂了我不要害怕批评,只要认为是对的,便坚持自己的理念,因为他正是这样的一个人。过去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会将自己的创作交给他审批,可以得到他宝贵的意见,但另一方面我亦扮演着推动他的角色。如果Gianni是平衡、坚强、刚毅和固执的时尚创造者,我则代表着反叛,敢于反对他。他经常需要我的意见,当然我们不一定有相同的想法,但却往往可以激发起我们的讨论。而我和Gianni始终拥有相同的品味、喜欢改变求新和对时装一样的理念。”

alt

         Donatella作为Versace的创作继承人,始终无庸置疑,打从Gianni Versace自1978年创办自己的品牌,便一直与兄长Santo Versace和妹妹Donatella一起建立这个时装王国,三位一体,可惜才华这回事毕竟人各有异。Gianni Versace殁后,Donatella亦很聪明地将原名为Gianni Versace的服饰品牌其后易名为Versace ,标志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近年Versace再为人注意,我想是她幸亏始终拥有一份勇于求新变革的精神、以及开放的心灵。像08秋冬女装系列被誉为是 Donatella接任多年来所打出最漂亮的一仗,简洁明快的线条配合艳丽的色彩,不再一味只卖弄女性的S型身段,漂亮的大城小景与花卉并贴图案则源自德国当代艺术家Tim Roeloffs的作品;新作2010春夏系列则以Tim Burton的电影 “ Alice In Wonderland ”为灵感,运用色彩图案、金属、塑料等元素打造性感而甜蜜的新60年代Barbarella形像。不再囿于早年她执掌后的Versace,永远以她自己的形像为灵感。去年我与Donatella和她公司内一众高层探访512四川大地震后的灾区汶川县三江乡,路途遥远和崎岖,环境恶劣,众人不禁对她抱着懐疑的态度,怕她吃不了苦,劝说她不要前往,她却能抛下平日华衣美服的高贵美艳形像,穿着一身素净的黑色衣裤,上山下乡,虽然她脚上仍踏着一双高跟靴子,但却健步如飞,还笑说:“别看扁穿高跟鞋的女子! ”在华丽背后,Donatella也有她亲切平实和择善固执的一面。

         同时,近年Donatella也能慧眼识英雄,开始扶掖后辈,为 Versace集团注入新血新灵感。对被誉为Gianni Versace 精神重生的英伦人气时装新星christopher Kane青眼有加,当05年Kane仍在Central St. Martins的时装设计系就读时,便以伯乐的姿态赞助他的毕业作品展。然后又安排他协助设计Versace Atelier高级订制服系列,并为Versace配饰和鞋袋系列担任设计顾问,以至最近她将一手创立的Versus交予他重生,希望以 "Young Hollywood "的风格,吸纳20至30岁的年轻时髦女性。在管理层方面亦能招贤纳士,打破由家族成员全盘控制的传统企业结构,先是于04年招揽了Fendi前首席执行官Giancarlo Di Risio 为Versace 集团领军,Di Risio的成绩有目共睹,新任的首席执行官Gian Giacomo Ferraris 则来自Jil Sander。

alt

         一个人的成功不只仅靠才华,须多方面因素的配合。正如当年Santos Versace曾对我说:“当天若只有Gianni Versace,依然会有Versace,但却没有今天Versace的王国;但今天没有了Gianni Versace,依然会有Versace王国。”昔日Versace 王国的建立, Santos是Gianni的左右手,并肩作战,Gianni是设计艺术的天才,他则负责商业和行政的工作,一起打江山。

         今天Versace无论在创作和商业两方面的外援支持下,能否再发放异彩?作为上世纪的Versace迷,毕竟是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