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 20th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侈品 & 生活 名表 钟表词典

钟表词典

万年历腕表 制表技术的极致创新

  同步万年历的诞生——IWC 达芬奇(Da Vinci)万年历

  多年以来,万年历存在着一个大问题:日,星期, 月份,年份与月相的校整是不同步的。这意味着虽然手表在正常运走的状况下各种显示是同步的,但每当发条停止,则需要表主挨个地按分布在表壳两侧的顶纽来调整日期信息。如表款配有月相,表主还需要去查看带有月份的日历来调整月相信息。自从有了万年历怀表以来,以上这种调试过程就成了几乎所有传统万年历表的标准。虽然校整过程繁琐,但多年来大家也都将它习惯地视为拥有万年历腕表的正常麻烦。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传统万年历腕表均配有转表器的一个主要原因。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1985年。就在这一年,天才的IWC技术总监Kurt Klaus 先生终于以他的同步校整技术的火炬照明了这个万年历结构的死角,彻底洗刷万年历校整不便的名声。

alt

  IWC 达芬奇(Da Vinci)万年历机构


 

  这位个子不高,头发花白,性格温合,在长相和气质上与爱因斯坦不乏相似之处的Kurt Klaus 先生, 在IWC工作了长达50年之久。他是大师Albert Pellaton (曾发明著名的IWC Pellaton 上链结构) 的弟子,并继Pellaton成为IWC的技术总监。他上任后的第一个大项目就是立志革命性地简化万年历的结构,想使其更好操作并且更好制作。与此同时,他制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可显示4位数年代的万年历 (传统万年历一般只显示当前是否是闰年)

alt

IWC 达芬奇(Da Vinci)万年历

  最重要的是, Kurt Klaus 制出了一个可使全部日期信息 (日,星期,月,年与月相)同步校整的万年历腕表。表停后只需把表冠拔出,快速调到当前准确的日,其他的信息便都自动调好了。

  使用Klaus 的万年历组件的是IWC于1985年推出的Da Vinci 万年历。在当年没有任何CAD软件的帮助下,完成这个壮举是很了不起的。完全依靠着数学,建模技术,和对“最简单的永远是最好”理念的坚持,Klaus 带给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而且价格最便宜的万年历。IWC万年历的地位也从此提升到了显赫的地位。

  齿轮中的魔术——Ulysse Nardin 的两地时万年历 (GMT Perpetual)

  虽然IWC 在二十世纪末用同步校整装置大幅度简化了万年历的操作,并且以物美价廉的产品使更多的表迷们享受到拥有万年历腕表的喜悦,但它有仍有弊端 - 日期无法回调。对万年历稍有了解的朋友都知道,万年历的日期只能单方向往前调整。一但不小心把万年历的日期调过了头, 表主将无法把日期回调。对于只有闰年显示的万年历来说还好,调过了只要一直往前调到四年后的准确日期就好了,因为对于表来说,每个四年的日历结构都一样。但对于像IWC推出的,有数字年份显示的万年历就麻烦了(虽然日历结构相同, 但在2008年戴着上显示着2012年的手表总是很别扭)。一般遇到这种问题只有两种无奈的解决方案:如果调过的天数不多, 可让手表停止运行,耐心等待,直到现实日期与所显日期相符;但如果调过的日子太遥远了, 那只能送回表厂让表匠打开后盖调整。
 

alt

  Ulysse NARDIN 的两地时万年历

  还有, 如果戴着万年历飞往时区滞后较多的地方 (比如从北京飞纽约,有12个小时滞后时差),唯一能确保手表符合目的地日期的作法则需要表主在旅途中把表停止, 因为时针一旦过了午夜12点将无法调回日期。

  1996年, 位于瑞士 Le Locle 的制表厂Ulysse Nardin 解决了以上问题。Ulysse Nardin 推出的两地时间万年历 (GMT Perpetual)不仅仅可同步校整日期,而且可以将日期前后双方向校整。

  帮助Ulysse Nardin CEO Rolf Schnyder 先生实现这个技术的,是现代制表业的另一位传奇人物——Ludwig Oechslin 博士。年轻时的Oechslin 曾被凡提纲邀请负责修复一座著名的,名叫Farnese 的钟。这座钟可显示多达60多种民用时间信息,天文信息,与占星信息。在修复过程中,Oechslin学到了一种叫做 “周转轮系”(Epicyclical Gearing) 的古老行星齿轮系统。多年前的这个经历给了Oechslin在制作万年历上革命性的灵感——他要利用周转轮系齿轮来将万年历中所有的日期信息牢固的,永久准确地“捆绑 ”在一起。

  周转轮系齿轮又被称作 “太阳与行星齿轮 ”。简单来讲, 这就是一个将小齿轮的围绕在大齿轮周边的行星齿轮系统。当Oechslin了解其机械功能后,他发现如果恰当搭配两组齿轮,不仅仅可以达到惊人的精确度,并且可以神奇地找到数学中譬如Pi 和Phi 等和谐比例值。

  Oechslin 首次将周转轮系齿轮系统用在Ulysse Nardin 1985年研发出的著名天文腕表Astrolabium, 使表主可以在手腕上准确地看到星球围绕地球的行走规律。之后,Oechslin发现可以将这个齿轮系统的应用引申到万年历腕表上,制作出世界上第一个可灵活双方向校整的万年历。

  传统万年历需要依赖许多杠杆系统来带动日期信息显示。杠杆系统里所需的大量几何与运动零件使机芯的制作变得非常复杂。由于杠杆系统只能单方向运作, 之所以造成了传统万年历无法将日期回调的状况。

  在钻研齿轮系统的过程中,Oechslin 越来越觉得用齿轮系统来带动万年历信息显示是一个很自然的做法。由于这种万年历的运行完全依靠齿轮而不是杠杆与弹簧,所以全部日期信息都可以简易并且迅速地前调或后调。

  不仅如此,这款万年历还可以将显示不同时区的两地时间装置包含在内。无论表主往东飞或往西飞,只需按位于表壳四点钟或七点钟方位的+/- 按钮来前调或后调当地时区的时针,就可以确保万年历的日期信息与当地日期无误。

  在信息显示上,Ulysse Nardin 一改传统万年历指针满得眼花缭乱的设计。GMT Perpetual 在表盘上开了若干小窗口来突出显示当前的日,星期,月与年。简单明了的风格大量减少了传统万年历带给表主的信息超载,看起来清爽不少。

  Ulysse Nardin GMT Perpetual 可爱的优点不仅仅如此。由于格里利的公元2100年不是闰年,所以其他的同步万年历都要在这一年里送回表厂进行重新调整, 否则日期与星期的同步将造成脱节。虽然GMT Perpetual 是同步万年历, 但它允许表主自由调整星期,所以将不受2100年的限制。可以说, GMT Perpetual周全的设计,独具匠心的机芯结构,以及它给于表主的极大灵活度,使其成为一款很适合现代人生活节奏,功能性极高的万年历腕表。

  快闪日历——H. Moser 的一号万年历(Perpetual 1)

  虽然Ulysse Nardin 的两地时万年历已经可以说是当今市场上最灵活的万年历表款了, 但它在美学上还存在着一个多年来没有解决的问题。这个问题有关于月底日期更替的步骤。包括GMT Perpetual 在内的大多数万年历在月底更换日期的步骤是: 在小月里最后一天的晚9点钟, 日期从30号进到31号, 然后于午夜12点瞬间跳到下个月的1号;在非闰年的2月28号,日期将于晚9点进到29号,于晚10点进到30号,于晚11点进到31号,最终在午夜12点瞬间跳到下个月的1号;在闰年的2月29号,日期将于晚10点进到30号,于晚11点进到31号, 最终于午夜跳到1号。这个日期更替步骤意味着每个小月的最后一天将有大约3个小时的日期信息是不正确的。更主要的是,即使更替过程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让万年历在这几个小时显示例如4月31日,2月30日, 或非闰年的2月29日等根本不存在的日期,在手表艺术纯化论者的眼里,未免显得过于粗糙。这个问题一直到了2005年, 才被H. Moser 公司推出的一号万年历 (Perpetual 1) 解决。

alt

  H.Moser 的一号万年历(Perpetual 1)

  Perpetual 1 于 2006 年在日内瓦高级钟表大奖赛里获得了技术创新奖,它在Ulysse Nardin 的技术基础上又使用了一套 “快闪日历 ”显示系统。一般手表内的只有一个日期轮,而这个“快闪日历 ”系统运用了两个重叠并且相互牵制的日期轮,上层日期轮从1号到14号,下层从15到31号。每当到月底,日期将瞬间跳到下个月初,而不需要任何间接更替过程。“快闪”一词也是因此而来。

  更令人惊叹的是,Perpetual 1 在回调日期的操作中也有 “快闪 ”功能。比方从3月1号往回调一天,表主看到的日期就直接是2月28号。从客观技术上来讲,Moser 的Perpetual 1 拥有的万年历技术应该占了目前万年历腕表市场首位。但应该指出的是, Perpetual 1 在万年历信息显示上,将简朴的设计风格发挥到了极点。我第一眼看到它时甚至怀疑它是万年历的事实。它没有星期显示,而且除了3点钟方位的日期窗外,表盘上唯一其他的日期信息显示的就是一个设在表盘中心,非常不起眼的剑型指针,指向代表12个月的12个钟点。闰年显示则设在了机芯主夹板上,要通过表背的蓝宝石水晶才能看到。这种打破常规的设计虽然使时间与日期信息易读,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极度简约的风格。

  IWC, Ulysse Nardin, 以及Moser 等公司的技术创新, 使万年历腕表的操作愈来愈简单灵活,设计越来越简洁现代。长达几百年,以繁琐,高贵形象为主的传统万年历时代也由此慢慢告一段落。 我对年轻现代万年历的未来充满信心,对来自其他品牌的技术创新拭目以待。

欧米茄研发新仪表 “阳光动力”原型机瑞士着陆

  代号为HB-SIA的“阳光动力”原型机终于在瑞士Dübendorf 机场揭开神秘面纱,并将于今年秋天展开航行,仅以太阳能为动力连续飞行36个小时。在全世界纪念人类首次登月40年之际,欧米茄再次迎接极限挑战,缔造传奇历史。

欧米茄

欧米茄与“阳光动力”——天作之合

  作为“阳光动力”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欧米茄将扮演重要角色,为其提供经济支持和无与伦比的技术保障。之后,“阳光动力”飞机将启航环球之旅,仅依靠太阳能驱动实现昼夜不间断飞行。这一伟大的探险事业将协助人类在未来寻找到可持续型替代能源,并对科技及生态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欧米茄全球总裁欧科华先生表示 :“欧米茄是‘阳光动力’计划的最佳合作伙伴。当所有人都在谈论奢侈品的时候,我们应该知道,地球才是我们最珍贵的奢侈品。欧米茄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自然资源的重要性,否则人类将承担破坏生态环境的风险。”

  与“阳光动力”项目的所有合作伙伴一样,欧米茄极为关注地球的有限资源。寻找具有可行性的可持续能源成为当务之急。“阳光动力”的成功将促使人们认识到,就在距离我们8光-分钟(长度单位,即光一分钟行驶的距离)之遥的地方,存在着尚未开发的巨大能源,它将降低我们对不可再生资源和化石燃料的依赖。实现地球的可持续性健康发展成为人类最崇高的追求。

欧米茄

全新揭幕的“阳光动力”原型机

欧米茄

全新揭幕的“阳光动力”原型机

  欧米茄在“阳光动力”项目中的角色

  欧米茄在工程技术领域为“阳光动力”做出了众多贡献。首先,我们从斯沃琪集团在20世纪90年代所开发的超微型汽车Swatchmobile的混合推进系统中汲取了丰富的经验。作为超越时代的发明,混合动力汽车Swatchmobile同时使用了一个热机和四个由可充电电池驱动的电机。Swatchmobile研发工程师所面临的各种挑战激励他们在推进电子学、电动机、电池管理和安全等领域中构思并实施了全新的创新解决方案。斯沃琪集团则将这一专业技术和经验传授给了“阳光动力”研发团队。

  2007年,“阳光动力”团队和欧米茄宣布开发一套性能模拟和测试系统(测试台)。这套电子机械系统使得“阳光动力”团队得以在概念阶段(飞机生产之前)对所有电力系统进行模拟和测试。测试结果将决定在正常条件下以及在零下40°C到55°C之间的温度条件下太阳能电池可向发动机传送的有效能量及发动机性能,同时还可以测量蓄电池容量以及飞机控制系统性能。

  欧米茄仪表——“阳光动力”成功着陆的得力助手

  “阳光动力”项目还将借力于“欧米茄仪表”(OMEGA Instrument)。这是一种易于辨读的仪器,可显示重要参数,协助飞行员着陆。这个仪表由瑞士首名宇航员克劳德·尼科尔(Claude Nicollier)发明。尼科尔教授还是斯沃琪集团董事会成员。也就是说,他已经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

  北京奥运会期间,阳光动力”项目的两位创始人和飞行员伯特兰·皮卡德和安德烈·保施伯格站在欧米茄尊贵展厅的“阳光动力”太阳能飞机大比例模型前展示欧米茄全新腕表。

欧米茄

  “阳光动力”,探险继续。在模拟飞行之后,原型机的建造已几近完成。原型机和最终的“阳光动力”飞机的尺寸与重量极不相称,这因此决定了它们将在人类未知的飞行领域内进行探索。原型机翼展达63米,重量仅为1700千克。与此相比,空客A340客机拥有同样的翼展,但重量确是其300倍!

  “阳光动力”独有的构造使得欧米茄为其研发了一个全新的飞行仪表,这一仪表的诞生源自克劳德?尼科里埃尔(Claude Nicollier)的一个想法。他不仅因其从事的航天事业而载入史册,而且是斯沃琪集团董事会的成员之一。克劳德?尼科里埃尔 – 瑞士飞行传奇人物

  克劳德?尼科里埃尔在瑞士航天领域中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名字。他是唯一一个瑞士宇航员,并参与了美国的四次航天飞机任务。他是军用和商用飞机的驾驶员,经历了所有类型的飞行任务,他相信,诸如“阳光动力”的飞行面临着与众不同的全新挑战。

  与众不同的航空挑战:庞大而轻量的飞机

  举例而言,一架拥有极重引擎的标准大型飞机在接近跑道和最终着陆阶段就如同一个风向标:它穿过空气,垂直舵保持飞机沿飞行方向的纵向(机身)平衡。

  另一方面,由于翼展巨大,而机身相对较短,“阳光动力”横向(一边到另一边)和机身方向的稳定性因此较低。它的飞行方向与机身方向有着极大的不同。此外,当飞行以55公里/小时的低速度接近地面时,侧风对飞机的影响很大。

  模拟飞行的意义

  用飞行模拟器进行的大量接近跑道和着陆试验表明,在预期着陆的跑道之上,很难快速决定飞行方向。模拟器还清楚表明了控制飞机角度和将偏移度保持在一个低值(特别是低于5度)的重要性。

  因此,在接近跑道和着陆的关键阶段,有必要寻求一个办法为驾驶员即时提供这一信息,并避免过度加重其工作量。飞机的飞行方向会与其纵轴方向产生偏离,这一问题在飞行的某些阶段(如上升、巡航或下降)并不重要,而在飞机接近地面时便显得尤为关键。特别是如果驾驶员的判断出现错误,结果便是飞机会降落在跑道边缘或跑道之外,这存在着潜在的危险性,因此这一问题是极为重要的。

  关于飞机向右或向左的偏离,即所谓倾斜角:当飞机朝左(右)倾斜以向左(右)转弯时,飞机机翼的倾斜和飞行角度之间都存在一个关联。任何一个和“阳光动力”同样大小的飞机或滑翔机在一次侧面倾斜操纵的开始阶段,飞行表现都更为复杂。所谓 “反向偏航”将会暂时使得飞机机头朝向与机翼倾斜方向相反的方向。就“阳光动力”来说,可通过启动较低机翼一侧的制动,来部分抵消这一副作用,然而却无法完全抵消。这正是需要增强警戒以保持适度的倾斜角的原因之一。如果着陆角度太大,就会存在着陆时翼尖触地的风险。

  创新解决方案:欧米茄仪表

  在“阳光动力”模拟飞行测试中,整个团队特别是克劳德?尼科里埃尔本人考虑了这些因素。正如原本文件所展示的,尼科里埃尔设计了一个由光条组成的仪表,它可以通过光条的一个水平刻度指示真航向(飞行路径)或横向偏移,通过两个垂直刻度指示机翼的角度。

  光条显示十分精准,可立即作出反应,并易于驾驶员读取以及轻易作出必要调整。

  虽然欧米茄仪表极其易于驾驶员使用和读取,但是在驾驶员将精力放在其它任务上或疲惫时,他有可能无法注意到光条。这样,只要超过正常值,警报装置就会响起。这一警报装置既可听到又可感知到。它不仅会发出声响,而且会在驾驶员的飞行服的袖管中震动。例如,如果机翼向右侧倾斜太多,右侧的袖管就会震动,以提示驾驶员必须将机翼的倾斜向左侧调整。

  欧米茄仪表的电子装置放置在一个铝盒内,铝盒可以保护电子装置免受“阳光动力”雷达应答器等带来的外界干扰。

  欧米茄仪表经历并通过了大量的检测,包括撞击、震动、气候、静电释放(ESD)和电磁兼容(EMC)。线路系统由特氟龙所保护。

  未来所有长途空中旅行由此获益

  由克劳德?尼科里埃尔设计的这一仪表的制造由欧米茄的专家们所负责。现在已经顺利进展到测试阶段的欧米茄仪表,是“阳光动力”项目所诞生的诸多新发明之一,它存在无限潜力,将令未来所有的长途空中飞行由此获益。

万国表登顶“奢侈品排行指数”榜首

  近日颁布的“奢侈品排行指数”(Luxury Brand Status Index)显示,万国表在过去的三年中两度暂居了榜首位置。同时,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劳力士(Rolex)、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及爱彼(Audemars Piguet)等名品也榜上有名。

万国表

  据悉,专利的“奢侈品排行指数”是唯一用以量度名贵品牌在美国富裕阶层眼中重要性及价值的指针,该调查从富有顾客身上直接收集于于统计学上有意义的数据。该指数涵盖量度品牌水平的四大支柱:持续的超卓品质、独特性、社会地位 、自我提升。调查亦同时量度了品牌的三项主要成就,可与奢侈品排行指数作一比较:产品物有所值、愿意向亲友推荐的品牌、下次购物时会再次考虑同一品牌。

  万国表在此次评选中获得总分中的7.87分,略高于劳力士(Rolex)、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等知名一线奢侈品牌,在产质量素、社会地位、自我提升等方面均有良好表现,并成为顾客最希望向亲朋推荐及最物有所值的名贵产品。

  万国表创办于1868年,历史悠久,现已成为蜚声国际的瑞士腕表制造商。在超逾141年的历史里生产了多款精确的腕表,专为腕表鉴赏家及爱好者而设,以热爱发明、创新产品及精湛技术闻名于世。

页数 13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