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 30th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华资讯 产业观察 突袭爱马仕 LVMH并购爱马仕路线图

突袭爱马仕 LVMH并购爱马仕路线图

  自从去年LVMH集团宣布入股奢侈品Hermès家族企业之后,两大奢侈品之间的收购风波一度沸沸扬扬。而为了加强对家族集团的控制,爱马仕国际近日更提出新方案———抽出逾一半的股份再组建一家不上市的控股公司。

alt

  这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路易威登的防范。就在本月,路易威登刚宣布斥资37亿美元控股全球第三大珠宝供应商宝格丽,同时将竞争对手爱马仕的股权增持至 20%以上。目前路易威登已经渗透到时装、皮具、化妆品、珠宝、钟表、酒和零售等奢侈品的细分行业,拥有超过50个奢侈品牌,被网友冠以“贪吃蛇”的称 号。

 

  借助“疯狂”收购和成功的商业运作,路易威登集团掌门人、有世界奢侈品教父之称的伯纳德·阿诺特,刚成为全球排名第四的富人。尽管在一些人眼中,阿 诺特的商业策略和冒险精神令人崇拜,但在另一些人眼里,他却是一匹“披着开司米羊绒衫的狼”。在阿诺特的眼中,奢侈品不过是一门生意。

  这与爱马仕的理念正好背道而驰。与欧洲的大多数知名品牌一样,后者由作坊式的家族企业发展而来,讲求高雅以及自身的品牌特色。对自身传统深感骄傲的爱马仕家族成员最终能否抵御奢侈品巨头路易威登的收购行为呢?

  听收音机才获知股权被收购

  2010年10月给爱马仕家族成员雷诺德·莫哀雅留下了两个深刻的印象。一是自己位于波尔多的Fourcas H osten酒庄葡萄园获得好收成。“这是一座非常好的葡萄酒庄园。”他在庄园餐厅里一边吃龙虾烧韭葱一边说。而窗外,早春流动的阳光正晒落在庄园的梅洛葡 萄上。

  另一件事则发生在10月23日,在酒庄葡萄丰收过后的第三天,他得知奢侈品巨头伯纳德·阿诺特对他的家族公司爱马仕国际展开收购。“家族中每个人都 记得那一刻。”他说。当时他本人正开着车去看橄榄球赛,忽然听到车里收音机播报阿诺特已经收购公司部分股权的惊人消息“我们都惊呆了。”

  莫哀雅是埃米尔·爱马仕的72位成年后裔中的一员。埃米尔·爱马仕作为一名巴黎普通的皮革工匠,在自己漫长的职业生涯里对家族生意进行了翻天覆地的 改造,并最终让爱马仕的品牌成为奢侈品行业中的一颗明珠。现在爱马仕已是个年产值32亿美元的大型上市公司。公司股权也仍然在爱马仕的后裔的控制当中。爱 马仕的后裔为数众多,散布在三大洲当中,他们分别从事诸如摩托车销售和投资银行等不同的行业。

  伯纳德·阿诺特是路易威登集团的首脑,同时也是世界第四大富豪。他将路易威登集团建设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奢侈品帝国,并掌握了——— 有时以几近蛮横的手段———50多个品牌,其中包括声名赫赫的路易威登,纪梵希和娇兰。而就在本月,经过长达一年的追逐他收线钓到了宝格丽,一家有着 127年悠久历史的意大利珠宝和手表公司。

  虽然对宝格丽的收购是在友好中完成,但阿诺特在并购家族企业时的名声却并不好。20世纪80年代,他被亨利·雷卡米尔邀请到路易威登,后者当时正与 公司的另一派继承人进行斗争。阿尔诺帮助雷卡米尔打败了他的主要对手,但也旋即将雷卡米尔赶走,自己接管了公司。“起初他很客气,”当时路易威登的管理董 事让·路易回忆。“他会先成为家庭的某些成员的朋友,为他们提供职位和头衔。再对家庭继承人各个击破,这是他的惯用游戏。”

  但在爱马仕,他遇到了无情的阻力。用爱马仕家族成员的话来说,伯纳德·阿诺特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阿诺特对爱马仕的“突袭”

  埃米尔·爱马仕75岁的孙子博特兰·普西永知道公司被阿诺特恶意收购的消息时,正在巴黎奥斯特里茨火车站。阿诺特给他打来电话:“我想让你知道,我 已经获得了一些股票,我们很快会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数小时后发布的新闻稿宣称路易威登已经获得爱马仕14.2%的股权,而且可以很快提高到17%。而 实际上,仅仅用了3天路易威登就将手中的股权比例提高到17%,几周之后更是到了20.2%。

  当更多的家族成员获悉情况之后,震惊很快变成了愤怒。阿诺特从2001年就开始悄悄购买爱马仕的股票,并用离岸子公司的名义掩盖自己的收购行为,他 们每次都吃进少于5%的股票,以避免向交易所披露股权变动信息。除此之外,阿诺特也开始买入爱马仕的股权衍生品———这同样也不需要披露———通过这些衍 生品阿诺特渐渐控制了爱马仕13%左右的股权。

  爱马仕的曾孙女朱莉在10月23日上午获悉了这些情况,当时她还在罗斯柴尔德银行工作,她已经在这家投资银行工作了12年。但正是这家银行帮助阿诺 特完成了上述的股权互换交易。朱莉知悉情况后,马上辞去了银行的工作,回到爱马仕国际成为企业发展部的主管。她现在是为公司工作的25个爱马仕后裔中的一 个。

  阿诺特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他曾表示,他最初并没有打算成为爱马仕的大股东,也无意削弱爱马仕家族的控制权。2月份在路易威登的年报发布会上,阿诺特形容他的投资为“友好”和“和平”的,并承诺将与爱马仕分享路易威登公司的战略和业务专门知识。

  爱马仕家族成员决定采取措施。他们将自己视为反对奢侈品行业日益盛行的市场垄断行为的堡垒。世界三大奢侈品集团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将自己在奢侈品市 场中所占的份额提高了一倍。爱马仕家族成员警告说,如果爱马仕最终被路易威登吞并,对于利润无止境的最求将最终毁掉这家百年老店坚持的手工和家庭传统。

并购路线图:暗度陈仓

  实际上早在2004年,阿诺特悄然铺开的收购行为就已经露出了蛛丝马迹。

  当年,爱马仕的投资者关系部给一家注册于卢森堡的H annibal公司发去了一份措辞礼貌的公函。爱马仕在日常的股东登记表中发现,H annibal公司共持有公司已发售股权的0.6%。爱马仕当时在信中请求H annibal能否就股权变动事宜正式公告?因为自从1993年登陆巴黎股票交易所以来,爱马仕一直要求股东就超过0.5%的股权变化事项对外公告。但当 时H annibal并未对爱马仕的要求做出回应。

  实际上,H annibal的幕后控制人就是阿诺特。这家公司的登记资料显示它成立于1993年,是注册于俄罗斯的路易威登投资公司的一个下属持股公司。2001年的 股权交易记录显示,当时H annibal出资8100万美元受让了爱马仕公司0.6%的股权。路易威登表示2001年公司还获得了另外一部分爱马仕的股权,使其对爱马仕的持股总量 达到4.8%-4.9%。但路易威登却并未披露这一信息。

  从2008年1月起,路易威登集团开始和三家银行进行股权掉期交易,交易的标的物则是接近13%的爱马仕公司股权。从2008年到2010年中,爱 马仕的股票价格翻了一倍。而当第一批掉期交易合约即将在2011年初到期的时候,路易威登称公司意识到如果最终用现金完成交易,将导致大量爱马仕公司股票 在二级市场到期抛售,这样会打压公司的股价并给路易威登的竞争对手提供并购爱马仕的机会。这就是路易威登为自己拿下这13%爱马仕股权做出的解释,最终路 易威登决定和交易银行协商,吃下他们手中持有的股权。

  考虑到最初持股成本的低廉,阿诺特的首席法律顾问皮埃尔·戈德曾经对外欣喜地表示:“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

  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正在介入调查相关交易是否违背证券交易法规。但无论结果怎样,路易威登并不会被要求撤销这一交易。爱马仕公司董事局主席博特兰· 普西永也就此致电阿诺特,要求他将持股比例降低到10%以下,但阿诺特说自己不会出售手中的爱马仕股权,还暗示自己将不会是一个“消极”的投资者。

  普西永说,直到路易威登10月23日对外发表声明前,爱马仕和路易威登都没有任何接触。正式申明发布后的第二天,双方才正式会面,而且还是在阿诺特 的提议之下。会面总共只持续了30分钟,大家都很坦率而且礼貌,但场面并不亲密。当阿诺特开玩笑说妻子是否能够在Birkin皮包的预约名单中插队排到前 面的时候,普西永不客气地回应说:“她必须和其他人一样等待。”

  爱马仕的应对:锁定50.2%股份

  爱马仕的后人们很快也行动了起来。

  12月3日早晨,大约50名爱马仕家族成员在极为秘密的情况下在巴黎凯旋门附近举行会议。只有一小部分家族成员预先知道会议的具体地点,大家都被告 知先到附近的一个律师事务所集中,然后再乘车前往。举行会议的房间事先进行了防窃听处理,会议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纪要,连参会成员也被要求在进入房间之前交 出自己的手机。

  在接下来的4个小时时间里,参会的爱马仕家族成员一致同意将公司50.2%的股份通过一种严格的股权托管方式进行锁定。按照这个计划,装入其中的股 份在没有得到家族成员75%以上比例同意票的情况下,禁止向外出售。另外12.6%的股权并没有装入其中,以给予家族成员一定的减持套现空间,但一旦家族 成员出售这部分股份,家族的股权托管基金将享有优先的购买权。这一安排保证了即便后人们打算出售公司股权,要想达到75%以上的家族成员同意也至少需要几 十年的时间。在此期间,公司在法律意义上将一直处于爱马仕家族成员的控制之下。

  “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行动,大家都不会安心。”莫哀雅说。“当然我们也知道阿诺特已经将目光瞄准了我们其中一些后人手中所持有的股份。”

  但也有其他一些家族式奢侈品企业则表现出和路易威登合作的意愿。“奢侈品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大,竞争也越来越强,也越来越多元化。如果你有机会在统 一的平台上运营这些品牌,那么强大的财务后台和全球化的销售网络,将会让品牌的成功变得更加有保障。”宝嘉丽CEO弗朗切斯科·特拉帕尼说。

  但是很显然的是,摆脱了家族经营模式的奢侈品品牌,它的运营正变得越来越工业化,原有的手工文化已经消退不少。以路易威登为例,目前路易威登正在逐渐变成一个“大众”的奢侈品品牌,而品牌原有的手工文化、个人风格等因素,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