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 31st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华资讯 产业观察 Prada基金会米兰会址将于2020年2月21日至7月27日呈现展览“K”

Prada基金会米兰会址将于2020年2月21日至7月27日呈现展览“K”

  由Udo Kittelmann策划,将Martin Kippenberger的传奇作品《弗兰茨•卡夫卡的〈美国〉的欢喜结局》,Orson Welles执导的电影《审判》以及橘梦乐团的电子乐专辑《城堡》作为三部曲同时展出。

alt

  Prada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将于2020年2月21日至7月27日在米兰会址呈现展览“K”,并于2月19日星期三举办媒体预展。该展览项目由Udo Kittelmann策划,将展出Martin Kippenberger的传奇艺术作品《弗兰茨•卡夫卡的〈美国〉的欢喜结局》(The Happy End of Franz Kafka's "Amerika"),并播放Orson Welles执导的电影《审判》(The Trial)以及Tangerine Dream(橘梦乐团)的电子乐专辑《城堡》(The Castle)。这三件作品将作为三部曲在展览上同时展出。

alt

  展览“K”的灵感来自弗兰茨•卡夫卡(1883-1924)影响深远的三部未完成小说,包括《美国》(Amerika)、《审判》(Der Prozess)和《城堡》(Das Schloss),在卡夫卡去世后于1925年至1927年出版。这几部未完成的小说以开放的维度,吸引读者反复阅读,而视觉艺术家Martin Kippenberger、电影导演Orson Welles和电子乐乐队Tangerine Dream则从各自的视角改编了小说,借助小说中的典故及各自的诠释探索了小说的主题和氛围。展览将在平台(Podium)、影院(Cinema)和西斯特纳(Cisterna)三个展厅中同时展示艺术、电影和音乐作品,邀请观者体验与卡夫卡作品的三种创造性的邂逅。“K”也表明了Prada基金会跨越当代艺术的界限、拥抱一个更广阔的文化领域的意图,探索领域中的历史视角及对电影、音乐、文学等其他艺术语言的兴趣,以及彼此之间可能产生的相互联系和交流。

  Udo Kittelmann强调:“卡夫卡遗嘱执行人Max Brod曾表示,《美国》《审判》和《城堡》组成了一个‘孤独的三部曲’。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还可以将‘K’视为一组三联画,一个类似三部分、三个层次画作的展览。因此,其结构与传统祭坛画的结构相似,《美国》是中间那幅较大的画作,而《审判》和《城堡》则是两侧的画作。这三个部分可被一起解读为一个关于人生沉浮的非凡寓言,或者用卡夫卡的话说:‘所有这些寓言其实只是想说,无法理解的东西的确是无法理解的,我们也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alt

  Martin Kippenberger的艺术作品《弗兰茨•卡夫卡的〈美国〉的欢喜结局》

  “K”的核心是Martin Kippenberger的装置作品《弗兰茨•卡夫卡的〈美国〉的欢喜结局》(1994),将在平台(Podium)一层展出,这也是该作品首次在意大利展出。作品在1927年出版的小说《美国》的基础上,重新构思了小说的结局:小说主人公Karl Rossmann在周游美国后,申请在“世界上最大的剧院”中工作。德国艺术家Martin Kippenberger(1953-1997)虚构了一个人人都有工作的乌托邦,将卡夫卡关于集体工作面试的想法改编为一部广博的艺术作品。

  德国学者Wilhelm Emrich曾评论道:“《美国》是世界文学史上中最明晰的关于现代工业社会的诗意画作之一。它无情揭露了这个社会背后的经济和心理机制及其邪恶的后果。”《美国》的主人公——寻求职业成功、同理心和正义感的年轻移民Karl Rossmann面对的是一个充满剥削和竞争、丧失了人性的世界,与将美国理想化为“机遇之地”、“自由之地”的描绘相去甚远。

  卡夫卡从未完成这部小说。小说于1927年出版,在这十几年前,他就已经放弃了小说的写作。而Kippenberger也表示自己从未读完它,只是听朋友讲了小说的梗概。小说的未完成状态使得为其续写一个“完满结局”成为可能,虽然这样的结局在卡夫卡的小说中很罕见。据Kippenberger形容,《弗兰茨•卡夫卡的〈美国〉的欢喜结局》是“城里的马戏团想雇一批可靠的工人、助手、干事、自信的驯兽员等。在我的想象中,马戏团的帐篷外面将架起桌椅,准备面试应聘者”,他又补充道,“观者应该想象可能正在桌前进行的对话”。该装置收集了各式各样的物品和家具,例如几张桌子、复古设计或来自跳蚤市场的椅子以及取自Kippenberger之前举办过的展览上的元素,以便在一个足球场上为这场大型面试搭建舞台。这件极为复杂的艺术作品于1994年在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首次展出,可能暗指艺术家之间的竞争与艺术界的动态,但也反映出艺术家相信面试这一形式反映出的人际关系和对话的重要性。

alt

  Orson Welles的电影《审判》

  三部曲的第二个部分是Orson Welles执导的电影《审判》(1962),改编自Kafka的同名小说。电影将在Prada基金会的影院放映。Orson Welles(1915-1985)将小说改编为剧本,并创作出一部以梦境逻辑为形式的黑色剧情喜剧片。影评家认为,这部电影在布景设计和电影摄影方面是Welles最杰出的作品之一。影片中,Anthony Perkins饰演被控莫须有之罪的官僚Josef K.,Jeanne Moreau、Romy Schneider、Elsa Martinelli饰演小说中以不同的方式与Josef的审判和生活产生了联系的女性角色,导演本人扮演Josef的辩护律师,也是影片中的首要反派角色。

  影评家将卡夫卡和Welles的结合形容为一个“令人震惊的联盟”。他们对这部电影反响不一。当电影于1963年在德国首映时,记者Karl Korn写道:“Orson Welles对卡夫卡的理解恰如其分,最令人信服的证明就是,他远离了卡夫卡在作品中犯的所有错误。这部电影是一个影像的兵工厂,它超越了二流文学中提出的所有愚蠢观点。人们可以完全通过影像来理解和掌握它。”

  Tangerine Dream的专辑《Franz Kafka:城堡》

  “K”的第三个部分是Tangerine Dream的专辑《弗兰茨•卡夫卡:城堡》(2013),将在影院中循环播放。这个封闭的展览空间将被改造为一个引人遐想的舒适环境,观者可以在其中畅游并聆听由Edgar Froese(1944-2015)于1967年成立的德国电子乐乐队的演奏。

  弗兰茨•卡夫卡的《城堡》讲述了自称是土地测量员的K的故事。他来到了一个由神秘城堡统治的村庄。他不断地尝试实践自己的专业,希望与城堡中所谓的雇主见面,但都注定失败。读者被迫面对一系列的挫败,尤其是要面对K徒劳地争取认可和尊重以及被卡夫卡形容为“你的灵魂世界史”的永无止境的旅程。

alt

  专辑包括十首曲目,其中的八首由Edgar Froese创作,一首由Thorsten Quaeschning创作,另一首由两人共同创作。在四页的小册子中,每首曲目都附有简短的“虚构说明”,摘自卡夫卡的日记。小册子最后的长篇注释中,Edgar Froese写到:“卡夫卡无法完成他的最后一部作品《城堡》,但他其实无需完成,他已经说了所有要说的话……要将《城堡》改编为音乐是不可能的。因此,这只不过是一次不完整和失败的尝试。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么至少我们的尝试是值得鼓励的。Udo Kittelmann表示,Tangerine Dream将《城堡》转变为“一种非常有感染力、由机器演奏的电子乐作品,它比日常世界通常展现的矛盾现实更贴近灵魂的生命,更贴近我们生活中的神奇而又广阔的事物。这是一次大胆而勇敢的尝试。”

  由Udo Kittelmann编辑、Prada基金会出版的“K”

  展览“K”还将附有一本由Udo Kittelmann编辑的内容丰富的出版物,包含三位艺术家撰写的文字及对他们的访谈、精选的卡夫卡小说和日记节选以及作家Massimo Cacciari、Paola Capriolo、Michael Hofmann、Susanne Kippenberger、Udo Kittelmann、Primo Levi、Thomas Martinec和Ayad B. Rahmani撰写的评论文章和注释。这些文章分析了展览的一些重要方面,如工作地点、法律和规则、权力结构的庞大和隔离、音乐和语言以及作为交流手段和文化生产工具的翻译的困境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