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 19th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侈品 & 生活 名表 钟表词典 名家赏析:曾士昕品鉴古典腕表品牌H. Moser& Cie

名家赏析:曾士昕品鉴古典腕表品牌H. Moser& Cie

  如果您没有品牌迷思,对传统制表工艺有高度兴趣,手中又拥有百达翡丽、朗格等级的手表,那么您对Moser应该有兴趣,这个被笔者认为是近年来最能彰显钟表工艺的品牌也可能是您下一个目标。

alt

H.Moser &Cie Monard Marrone是最新发表的Monard款式

  第一次看到Moser会令人感到无比的震憾与兴奋,相信是许多玩家一致的反应,这代表您对钟表有极度的热情与概念,不在乎品牌情结,这就对了,玩表不仅要专业,更是一种态度,这才能玩出品味与快活,不做表奴,乐当表主。

  70年代的石英革命重创了瑞士的钟表工业,不过冷冰冰的石英表不到20年的光景就玩完了,在1985年以后机械表再次复出,这个力道强而有力,1991年宝珀(Blancpain)的1735,1993年万国表(IWC)的大战马,还有爱彼在1999年起推出的八大天王,甚至一些独立制表师所发表的怪咖复杂表,引领了瑞士制表业的重生之路,2000年以后陀飞轮更是大鸣大放,在近几年更达到了颠峰,为钟表注入了新的生命。钟表的发展已近千年,擒纵结构也有数十种,各项钟表机件不胜枚举,欧洲的制表工业倚赖计算机及高科技,要设计并制造一只全新的机芯已非难事,但要设计出一枚优质的机芯,并获得钟表玩家垂青者并不多见。每年有数以百计的品牌推出大量的表款,但最终能脱颖而出的却仅有区区几只,虽然景气不佳,有些手表依然一表难求,这让钟表市场更加显示出真正好的表款不致被埋没,炒作过头或订价太高,自我感觉良好的品牌终将被唾弃。

alt

H.Moser &Cie公司的Monard具七日练能量,双发条经特殊的齿轮传输动力,走时精准

  环视目前的钟表市场,笔者认为Moser彷佛是欧洲制表业最后的一块净土,虽然这样的说法一定有不同的意见,试问目前有否一个品牌全新开发的机芯,配用自制的游丝,可以彰显传统的制表技术,18K金厚重表壳(机芯工艺容后再详述),订价约在17000至18000美元?应该是没有,如果有也要超过20000元美金。Moser不标新立异,更不哗众取宠,外观冷峻,低调,却有内在,当您反过表盘仔细端详机芯,会被它所强烈吸引,犹如一位面貌佼好,身材玲珑有致的美女就站在眼前,重点是她还有气质与内涵,不是背影杀手,叫人如何不心动?

  笔者在2006年曾经购入一只Moser Mayu,并在本刊第四期发表赏玩心得,这次要聊的是七日炼的Monard,相信真正的爱表人士会对它有兴趣,进而追求它,拥有它。一只会被大家一眼认同的好表除了外观造型很重要,机芯的擒纵系统也会被拿来论斤两,70年代以后为了大量生产,机芯大都采用环形摆轮与扁平游丝,即使是一线品牌顶多也只装上较精密的微调装置,无论美金千元或数万,擒纵机制变化总是不大。德国品牌于90年代复兴后其四分之三夹板,K金轴套,螺丝摆轮与鹅颈式微调装置让人耳目一新,确实风光一时。大约十年之后Moser出现,这几年在日本、香港、中国与台湾市场已经获得回响,尤其主流媒体的强力报导,钟表玩家大都对它有些概念,甚至肯定它的工艺技术,笔者愿意以客观的角度来与大家分享Monard的把玩心得。

alt

  来自瑞士德语区的Schaffhausen,同样具有德国表特有的浑厚表壳,德国表通常表背比表面精彩,Moser也不例外。机芯的优质与特色如同一个人的内涵与特质,外表会随时间流逝而苍老,内在美与气质却是永恒不变的,这就像Moser一样,它的机芯最令人慑服之处在于第一眼见到的可拆式摆轮桥板与螺丝平衡摆轮,其中有两颗螺丝可供微调(双游丝摆轮有四颗),它配用了现在高级表也少见的双层游丝,即使百达翡丽万年历性能以下的表款也只搭载平卷游丝。双层游丝的优点在于摆轮的摆动等时性较佳,冬天与夏天游丝的收缩与膨胀较有空间,同时各方位受力点平均,方向差较低,当然走时的准确性高。Moser的所有机芯震频皆为慢摆的18000,是否走时比较不精准?当然是否定的,虽然理论上高震频较为准确,事实上一线品牌的手上炼计时秒表大都是18000震频,照样一天的误差可在1至2秒。早期传统震频都是慢摆的设计,Moser就是要展现传统的工艺,所以采用18000的摆频。另外,在擒纵机制中的擒纵轮与马仔的材质使用经特殊处理的硬质K金,这在新型表款中也是罕见的,它的优点是不会氧化退色,具美观与话题性,当然最特别的是它使用除了陀飞轮之外唯一的K形马仔,其特色是可微调马仔摆动的角度,因为与K形马仔搭配的安全针形状与一般马氏Y形马仔使用的结构不同,在必要时可以做些微的调整,不过这个动作在出厂前技师已调校至最佳状况,一般表店师傅是不会去碰触的。

alt

Moser可拆解的擒纵系统与传统的工艺特色是其最大卖点

  当然Moser最大卖点在于可拆解的擒纵结构,这在手表是第一次出现,独创的设计也有其独门法宝,当取下整组擒纵机制时,为防止发条动力瞬间释放打坏齿轮,在四番轮侧边有一个特殊结构会立即锁定,四番轮即无法转动,这种安全与贴心的作法显现Moser机芯设计的优质与创意。Moser还有一个强项是自制的游丝,钟表的心脏是机芯,机芯的核心就是游丝,在全球所有钟表品牌中仅有极少数有能力可以自制这种关键性零件,Moser的Straumann双层游丝配用于Moser大部份表款,而Straumann双游丝则由两条平卷游丝组成,用于少数系列或特殊表款。双游丝在运作时会因彼此膨胀与收缩,游丝的重心向两端偏移,恰可相互扺消,让摆轮的重心能保持在中央,进而提高走时的精准度。这种位于摆轮上方的双游丝设计也是首次出现在钟表业界,极具学术研究价值。

alt

拆解下来的擒纵系统可见其双层游丝与螺丝平衡摆轮

  Monard具有两个发条盒,拥有七日的走时能量,依据笔者的佩戴,上满炼时每天的精确度大都在2至3秒钟之内,即使在第八天也是如此精准,第九天时摆轮的摆幅已降至230度以下,而实际走时达十天,前八天都很精准,厂方所谓的七日能量,应是保证在最佳扭力状况下的精准度。无论是运气好或质量佳,经测试结果七天的误差约为快10至15秒,这对多日炼的手表而言,算是非常优质的表现,应该相当令人满意。这要归因于机芯的良好设计,在两个发条盒间以一组齿轮传动,不但上炼手感极佳,能量消耗时的动能传输也很顺畅,又有高级的擒纵机制加持,自然走时精准。

alt

拆下摆轮后可见龙形马仔后方特殊形状的安全针,可从右下方圆柱的另一端做微调

  Moser Perpetual One的瞬跳与可前后调校日期的万年历机制、Monard Date的多段式安全表冠、Perpetual Moon的后背式弧形轨道能量显示与Henry的双游丝等从未出现过的钟表创举,代表这个2005年再次重登瑞士表坛的品牌在制表工艺上的用心与努力。不走前卫或偏锋,坚持传统制表工艺,现在已经很难得看到这样的品牌,十足古典美学,精湛工艺的展现。如果您是钟表爱好者,这个品牌绝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