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 24th

Dear You are welcome

You are here:: 奢侈品 & 生活 时尚&服饰 着装学堂 探访伦敦萨维尔街的西服高级定制店

探访伦敦萨维尔街的西服高级定制店

       萨维尔街安然度过了1980年代的地产危机,成功应对了1990年代时装设计师的挑战,以历久弥新的姿态迈入21世纪。摄影师Maxmiliano Braun将镜头对准萨维尔街的5家店,历时半年,走进幕后拍摄了一组珍贵的纪实照片。

alt

       萨维尔街拥有200年历史的裁缝店如Henry Poole & Co和H. Huntsman & Sons等裸着上身的猛男店员在门口招揽顾客,节奏轻快的音乐从夜店般光线昏暗的店铺里传来,各个年龄段的女人嬉笑着进进出出,不少提着印有Bruce Weber风格帅气男孩照片的纸袋满载而归。自从2007年美国休闲服装品牌Abercrombie & Fitch开张以来,伦敦市中心Mayfair区的这块路段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宁静。相形之下,仅几步之遥的一排定制西装店还是显得有点冷清,马路上零星地停着几辆车,过了很久也不见有人从店里走出来。

 

alt

萨维尔街的专业裁缝师傅


  这里就是鼎鼎大名的萨维尔街(Savile Row),现代定制西装的发源地。和华尔街一样,萨维尔街既是一条路,也是一块地区和一种行业的代称。拥有200年历史的裁缝店如Henry Poole & Co和H. Huntsman & Sons等坐落于此,周边还有数不清的地下西装作坊。英语里的定制一词“Bespoke”据传在萨维尔街诞生,日本人则干脆将西装念作“Sebiro”,与Savile Row谐音。自19世纪初以来,这条几分钟就能走完的小街一直被视为男装领域的麦加,包括拿破仑三世、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乔治五世国王、温莎公爵和丘吉尔在内的皇亲国戚、达官显贵都曾来这里“朝拜”。

 

  但就在今年3月到8月的一段时间里,一个名叫Maxmiliano Braun的年轻人成了萨维尔街的常客。他不是顾客,也不是员工,而是Getty Images图片社的签约摄影师。“刚好我要在伦敦完成一组作品,我想,将镜头对准萨维尔街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人们都很好奇光鲜的西装店幕后会是什么样子。”Braun在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说。全世界只有大约1万个男人在享受萨维尔街的定制服务,Braun的这136张摄影作品则有助于缩短你和他们之间的距离。

alt

Henry Poole & Co裁缝店


  全定制和半定制

       成立于1806年的Henry Poole & Co裁缝店被誉为萨维尔街的奠基人。1864年,Henry Poole扩大了父亲James Poole开在伯灵顿街4号的布料商店,在萨维尔街上开了一道边门,由此开启了萨维尔街的传奇。巧的是,Braun的探访之旅也从这家老店开始。在一张照片中,你可以看到该店一层店铺的全景,领带和袋巾置于屋子正中间,三位裁缝在柜台忙碌着,两侧墙上挂着的20多只金色相框存放着不同国家各个时代的皇家认证,最早的能追溯到维多利亚女王时期。

  “你可能会对萨维尔街店面的朴素大吃一惊。是的,这里没有时尚精品店的艺术品和豪华沙发,但这并不表示人们来到此地不能得到理想的服务。”Braun说,“戴着老花眼镜的裁缝会手法娴熟地为你度量尺寸,坐在高脚凳上的助理在本子上飞快地记录下各种数据和指令,说着你听不懂的业内术语。比方说,裁缝口中的‘标签’(tab)指的是挑剔的顾客,而‘被碾碎的甲虫’则是做工欠佳的扣眼的意思。这种感觉比独自在精品店挑东西好上一千倍。”

alt

在Henry Poole & Co裁缝店量身定做的高级西服


  量体裁衣是萨维尔街的传统。在英国绅士们看来,一件真正高贵的西服必须由经验丰富的专业师傅为你量身订做,以求每个部位都完美贴合你的身材,这一观点从Beau Brummel和王尔德的时代到如今Jude Law和Jefferson Hack的时代一直没有改变。而根据萨维尔街西装定制协会的规定,一套“真正”的手工定制西服的制作过程必须超过50个工时方可合格。 截止到2010年,该协会只有9名官方会员,除Henry Poole & Co外,还有Anderson & Sheppard、Gieves & Hawkes、Dege & Skinner等。

  “最纯粹的萨维尔街西装非Bespoke全手工定制西装莫属,虽然今天以卖Made-to-Measure半定制西装及成衣为生的萨维尔街裁缝店同样不在少数。”Braun告诉记者。成衣的概念易于理解,Bespoke和Made-to-Measure的区别则在于,前者要求裁缝完全听从顾客的要求,用穿着者选择的面料根据其身材单独制版,所有的生产工艺,包括裁剪和缝纫均由手工完成,后者不单独制版,而是以现有的面料和版型为基础,仅作尺寸上的调整。

  Norton & Sons每年出品的定制西装不足300套。慢工出细活,一套全定制西装是否因此价值不菲?“使用寻常面料的话,一身两件套Bespoke西装的定价在2000到3000英镑左右,听上去很贵,但还是要比很多名牌服装便宜一些。”Braun解释道。举例来说,一件栗鼠毛领的Brioni西装售价2万英镑左右,而一件Alexander McQueen皮衣则大约为6000英镑。

alt

由Anderson & Sheppard为Tom Ford量身定制的燕尾服


  裁缝是宝藏

       萨维尔街的定制西装之所以享誉全球,不光是因为这里有最出色的面料(这里的店铺都几乎只选用全世界顶级的Woolmark Gold金羊毛标志面料),更是因为这里汇集了一批世界上最优秀的裁缝。Tom Ford和Ralph Lauren定期来到Anderson & Sheppard,只为一窥首席制版师John Hitchcock的手艺;Alexander McQueen从16岁开始在Hitchcock手下当学徒,后来成为女装界杰出的剪刀手。在萨维尔街做学徒,制衣最少学五年,做裤子至少三年出师,而要成为独当一面的首席裁缝,则需要大半辈子的时间,用Henry Poole & Co老板Angus Cundey的话来说,这要“比学当一名医生还久”。

  简单地形容,剪裁是一门从立体到平面,再到立体的艺术。通过几次测量,一位老到的裁缝必须火眼金睛地抓住顾客的身体特点,并在打版的过程让二维布料“记住”他身体各个部分的曲线“数据”。最后,当服装在至少三次试装后彻底完成时,打着萨维尔街名号的Bespoke西服应该能巧妙地修饰穿着者的身材缺陷:高低不平的肩膀不再明显,鸡胸彻底看不见了。 

alt

       一般的服装若是分成8 片缝制就已能称之为做工良好,而一套萨维尔街出品的西装,内外裁片可多达50 余片(连垫肩都是裁缝亲手裁剪的),它们每隔几厘米就用针密缝在一起,以维持形状及确保舒适。多裁片缝制的外套,不论是在身体行进或静止不动时,都能自动调整恢复最适合的位置。每个裁片更预留了放大或缩小一个尺寸的位置,为另行修改作准备。

  Braun的相机为我们定格了几位裁缝的身影。你可以看到H. Huntsman & Sons的首席裁缝Patrick Murphy,Norton& Sons的首席裁缝David Ward-Head,做了35年大衣、现在在Norton & Sons任职的Roy Wain。有几家店,如Henry Poole & Co,会派裁缝去世界各地为当地的顾客服务。在一张照片里,你会看到一位裁缝在准备他的行李,他的目的地可能是纽约,也可能是莫斯科或上海。 

alt

       早期从事时尚摄影时,Braun结识了两位在萨维尔街实习的裁缝——Shane Airolld和Lee Marsh,如今他们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在H. Huntsman & Sons谋职。“认识裁缝与观察他们工作,对我来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Braun说,“有时,为了拍下Shane和Lee大清早上班的景象,我不得不和他们保持相同的生物钟。在萨维尔街,认出谁是零时工是非常容易的,你只要看有谁在早上6点半到7点上班就可以了。Lee和Shane每天都那么早到

alt

  据官方协会统计,萨维尔街及其附近地区的54家定制西装店目前共聘用1000多名裁缝。“在拍摄过程中,我注意到零时工在萨维尔街相当常见。Norton & Sons的劳动力几乎全为自由职业者,H. Huntsman & Son的情况稍有不同,编制人员和非编制人员各占一半。他号召裁缝店在Bespoke西装上只使用英国产的面料,为Norton & Sons这家在规模和声誉上都比邻居略逊一筹的小商店在短时间内树立了威信,一群来自时尚界的顾客如Giles Deacon、Christopher Kane和Waris Ahluwalia等则很快引起了互联网的注意。“迈入Norton & Sons的大门,第一个和你打招呼的就会是Grant,他的办公桌就位于店铺中央。”Braun说。

 

从1806年至今,世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不过在萨维尔街,改变仅现于微处。时至今日你看到裁缝们使用的最先进工具仍不过是剪刀和卷尺,缝纫机和电熨斗。当然子承父业的观念早已不复存在,但是在今日萨维尔街的工作室里,别有一幅有趣的画面,亚洲、意大利、加勒比海和英国的后裔在这里聚集一堂,年轻的只有20来岁,老的却要年近古稀。“他们之中有的人把这一行当作安身立命的工作,但年轻一代普遍对工作更有激情,他们会骄傲地告诉你,‘我是萨维尔街的裁缝!’”Braun说。